当前位置:主页 > 美文欣赏 > 正文

桃花板" target="_blank" style="color:blue">桃花

发布时间:2021-02-23 23:59 已有: 位访客

天晴朗极了,没有一丝云彩,湛蓝湛蓝,我向天空看了一眼,更加努力地向浅水游去。我的鳍有些累了,可是我继续游,我不能停止。鲤鱼姐姐告诉我要在太阳最耀眼的时刻,让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用自己银白色的身体去反射太阳光,去刺痛那五百年前和我有约定的人的眼睛,我就可以转世了,投胎成人后跟那个与我有约定的人在一起。
   说这些的时候鲤鱼姐姐的眼里闪动着从未有过的美丽。据说她前生为了能和那个和自己有约定的人多在一起几年,今世就要比我们多做两百年鱼。他们还说每只鱼都有一个和自己有约定的人,做鱼的时间越长来世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就越久。我不知道和那个和自己有约定的人在一起是否美好,但每每看到鲤鱼姐姐眼里的美丽,我就对做人很想往。鲤鱼姐姐说“你们桃花板是好看的鱼,所以你们的故事一定会很美好,但你最好多做几百年鱼,要不你会嫌自己做人的时间不够长的。”他们鲤鱼无法用身体反射太阳光,只能用大眼睛看那个人直到他看到他们为止,所以鲤鱼姐姐很羡慕我。
   我不想等了,今天的阳光这么好,我决定就是今天了。
   我终于游到了浅水里,一群孩子在河边嬉戏。我在他们眼前游了一圈又一圈,我不知道哪个是和我有约定的人。我看着每一个小男孩,我喜欢上了其中一个最黑的,他的左下巴有一个小伤疤。我在他的脚边游走,我的身体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去反射阳光,一朵不什么花落在水面,我闻到侵入心脾的幽香。我看了看,是朵白色的花,我想起鲤鱼姐姐说过那是槐花,是她前世认为最美丽的花。我想仔细看清楚那朵花的形状,我忘记了游动。突然,水面被一只手打破,之后我就被握在一只手里,四周一片漆黑,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可以感觉到身体和一个软软的东西在一起,幽香弥漫在身体的四周。
   “我抓到了一只彩色的鱼!快来看!”一个男孩的声音“欣欣,把瓶子拿过来!”
   我很快又在水中了,在一只透明的瓶子里,水面漂着刚才那朵槐花。我深深地吸了一口花香,比刚才在黑暗中闻到的淡了一些。我开始适应自己的新环境。
   “怎么是只白色的?我刚才看见她是五彩的!”小男孩有点生气。我看了他一眼,他下巴的伤疤离我很近。他的小眼睛看着我,我知道了,他就是那个和我有约定的人。因为他第一个看到了我五彩的光。我在瓶子里开心地游。
   “看!她又是五彩的了!”他指着我。
   “是啊!我也看到了!”一个扎着蝴蝶结的女孩说。我继续游动我的身体,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桃花板是最美丽的鱼。
   我被带回了一座房子里,我其实一直很想不通人为什么住在房子里。一想到我很快就要转世成人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但想起鲤鱼姐姐眼里美丽的光,我又快乐起来。我好奇地看着四周,陪伴我的是那朵槐花。
   晚上,灯熄了很久后,我都睡着了,灯突然开了,小男孩去厨房拿了些什么东西,然后慢慢放进我的玻璃瓶里。
   “对不起!我忘记喂你吃的了!”他看着我,用他的小眼睛。
   我摆了摆尾巴表示感谢,其实我们鱼是不吃他们人的食物的,离开我们生活的水域,我们桃花板是活不了几天的,只是听他们说要被千刀万剐才可以超生的,看他给我吃东西的样子,不知道他会不会把我千刀万剐,如果饿死了我就无法超生了。我们鱼是不怕死的,死对我们来说是件快乐的事。我开始有些担心我能否顺利的转世。
   “真好看!“他用手指摸了摸瓶子。一定是我想这些事的时候身体又反射五色的光了。我喜欢他的小眼睛。我再次游动我的身体。我只想让他看见我的美丽,我舍不得刺痛他的眼睛,他看着我的时候小眼睛里有一种我转世后才知道叫做温柔的东西。
   “叫你小槐,行吗?”他看着我游来游去,“因为你是和槐花一起被抓到的!”
   我用鱼的眼光看着他表示喜欢,他看着我说“你笑了!我看见了。我知道你会高兴的!”
   “浩哥哥,你怎么还不睡觉呢?”白天扎着蝴蝶结的小女孩披着长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的背后。
   “我在和小槐说话!”
   “小槐?”
   “我给这只鱼取的名字!好听吗?”
   “好,我也要跟小槐说话!”
   后来两天,他们俩没事就来和我说话,小女孩的声音很好听。我想和他们交流的时候就看着他们,或者用尾巴在水里画个圈什么的,他们就很高兴。他们不在的时候我就独自担心我能否顺利地被千刀万剐,我没两天可活了。
   第三天,那个小女孩的弟弟被带了回来,而男孩则要被他的父母接走,他来到我的跟前,用手摸了摸瓶子。
   “我要回家了,小槐,我把你留给欣欣!”他用以往温柔的眼神看着我,有些舍不得。其实,我也舍不得他。我喜欢和他们两个说话。
   “要不,你把小槐带走吧!”小女孩白天就扎起她的蝴蝶结。
   “留给你吧!”他又在摸瓶子,我把身体很快的在水里游动,我希望他再最后一次看到我五彩的光。因为明天无论我是否被千刀万剐都会死。
   “快走,孩子们,去晚了就没车了!”他的父母在门口叫他了。
   他最后看我的时候我游出一道最美的弧度,再大一些就可以刺痛他的眼睛了,可是我还是在最后放弃了。想起他小眼睛里的温柔,我舍不得去刺痛他。
   小男孩和小女孩一起走出了我的视线,我知道她去送他了。
   他们走后,我无力地停在水里。我转世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但是作为鱼,我好像还有什么事忘记了做。我迷迷糊糊地担心着。我被从水里捞了出来,放在一个塑料盒子里。是小女孩的弟弟,他手里拿着一把小刀。我欢快的动了几下之后就感到小刀在我身上划动的快乐了。“我可以转世了!”小刀划过我的身体后我的血开始往外流。我终于体会到他们说的千刀万剐原来如此美好。
   等蝴蝶结再看到我时,我快乐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安静的躺在塑料盒子里,她大声地哭,眼泪滴在我身上时,我的灵魂离开我的身体,我终于转世了。
  
   “早上好!”他穿着白色T恤,站在门口的阳光里笑,那是我第一次在白天看到他,他的眼睛比前一天晚上的夜色里更清澈。据说他29岁,就快要和欣欣结婚了,可是看他一脸稚气的样子实在是不象。
   我笑了下,“自己坐!”我指了指店里的藤艺沙发继续用抹布抹店里的玻璃门,这是我每天的必修课。
   “你的手流血了!”他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停下来,很紧张的样子。
   我举起左右手分别看了一遍,右手小指有个伤口,正在流血,向手掌内侧流出一道细细的血痕,姣好的样子象早上新画的的眉尾。从小到大,我都很少流血,但我一直做一个关于流血的梦,梦里我全身是血,我丝毫不知道害怕,还很快乐。此刻看到手上的伤口,竟然也有些快乐,大概和那个梦有关吧!他递给我一张干净的纸巾,我按在流血的伤口上,看见他在早夏的阳光里跑过马路,白白的身影淡在对面药店的玻璃门里。
   很快的他拿着创可贴又站在门口了,他仔细地帮我用创可贴贴好伤口,我看见他下巴的小伤疤,想起昨晚我躺在他怀里用手摸小伤疤时他咬着我的手指时眼里的柔情,他说他的伤疤小时候就有,由于他长的比较黑,所以除了欣欣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他问我是怎么在烛光里看到他的小伤疤的,我没有回答,我不是看到的,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说道欣欣的时候他眼里很快闪过一丝我看不明白的东西。
   “谢谢!”我把抹布放在他伸向我的手中,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帮我抹门的背影发呆,直到欣欣走进来。
   “浩浩,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她很吃惊。
   “我是来看小槐的,她是我网友!”他说这话的平静让我吃惊。
   他的确是我的网友,他在网上问我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叫小槐呢?”我告诉他那是我的小名,因为妈妈生我的时候院子里落了一地的槐花。他说他最喜欢的花是槐花。我问他为什么叫“欣欣”。他说欣欣是他最爱的人,他从小到大最大的愿望就是娶欣欣做自己的新娘,他们明年就要结婚了。我说不会吧,我最好的朋友也叫欣欣,你不会是他男朋友吧?而事实上从认识欣欣到最后我的血流得她满身都是,我从来都没有问过也不知道她的男朋友的任何事。
   我们就这样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过了一个又一个,没有槐花,开了槐花,又落了槐花的晚上。直到他整整一个星期都没在网上出现。
   我们从来都没问过彼此的城市直到他第七天在网上出现。
   “来我这边!”我一上线他就这样说。
   “给个理由先!”
   “槐花,我的窗外开满了槐花!”
   “都什么季节了,还槐花!荷花都要开了!”我不相信。
   “真的,我原来住的地方要拆了,我这几天新租了房子,今天刚收拾好!”
   他发了个地址过来,离我家不远,不是很好找,好在我去过。“来吧,我在巷口等你!”说完他就不见了。
   我也关了电脑,按他说的地方去了。
   到了巷口,一个穿白T恤的男孩站在路灯下。路灯没有亮,月色很好,我迎着月色向他走去。
   “刚停电!不好意思!”他晃了晃了手里的一把蜡烛,笑了一下。在月色里,我看见他长的黑黑的,有点瘦,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眼睛有些小,眸子在月色里很清澈。我看了一遍就记住他的长相了。
   “离得不远,我就走路过来了。”我也笑笑。我笑的时候他认真地看着我,好像要记起什么的样子。
   “走吧!”他转身向巷子里走,我跟在他后面。果然不远处有一颗很大的槐树,满满的一树白花开在白白的月色里煞是迷人。我看着满树的槐花,想起我家院子里的那颗大槐树和童年的槐花。结果我撞到他身上时才发现他在树的阴影里停下了。“对不起!”我抱歉地笑笑。他没说话,看着我笑,眸子里似曾相识的温柔让我很舒服。我使劲的吸着鼻子企图闻到更多的花香,他也使劲的吸着鼻子。我们又笑了。我这次看到了他的下巴。
   “请进!”我们相视着对方闻了几秒的槐香之后,他推开了右手的屋门。原来我们停的地方是一座老房子的门口。我们进到屋里,点亮了蜡烛,推开老旧的窗户。看着槐花开在月光下,由着槐香飘进屋子来。槐香飘在绰绰的烛影中,飘在我柔柔的长发间,飘在他柔情的眸子里……
  
   细若游丝的雨飘在城市的上空。整整一个星期的雨天,空气都湿透了。雨丝浸在湿透的空气中,我在其间穿行。雨丝粘住我的肌肤,我的头发,还有我的心。迷离的合欢花盈盈地开在满枝的绿叶外,仿佛某个记忆里的佳人般可望而不可及。我抱着欣欣要我给她找的书推开了店门。欣欣把CD的声音开的很大。眼睛看着远方。我把书放在她面前后拿起抹布,又开始抹我的玻璃门。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我每天都要把我的门抹我自己都不知道多少遍的遍。
   “哎!你的手怎么流血了?”欣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的身旁,怀里抱着我给她的书,果然小指的伤疤旁又有了新的伤口,在慢慢的流血。我冲她笑笑,把抹布放在她手里,向对面的药店走去。
   我走到马路中央时汽车尖利的刹车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倒在了地上。血开始从我身体的很多地方流出。我的灵魂离开了我人的身体。我终于记起了我原来是一只鱼,还有那片自由自在的水域。我的灵魂在天上看见欣欣从店里冲出来抱着我人的身体。我的血染红了她和我的衣裙,她的眼泪象很多年前那样滴在我的身上。
  
   我重新回到了自己以前生活的水域,鱼姐妹们好奇地看着我。我独自游来游去,在日出日落间回忆着那个世间的网络,那个世间的巷子,那个世间里叫做温柔的眼神,那个世间里的烛影槐香,那个世间里的浩浩,那个世间里的欣欣……有谁不小心撞了我的尾巴,我看了看,是只小鲫鱼。我轻轻地让开她。天边的彩霞就要散尽了,鲤鱼姐姐静静地在我身旁,我们一起默默地游动,一起回忆人世间的转瞬。一起等待新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