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丝凉面

天气热得每天一只被打蔫的茄子,吃上一碗饭就通身冒汗,以至于食欲不振,工作也无精打采起来。

看到我这样,母亲变着法儿给我开小灶,今天做红烧排骨,明天做木耳炒肉,可我依然宅恹恹。

早上七点,母亲已经从早市回来了。睡眼惺忪的我走进厨房,一眼就看到摆了满满一案板的新鲜蔬菜:黄瓜、豆芽、西红柿、豆角、韭菜……还有两大块新鲜的鸡胸肉和豆腐。母亲疼爱地拍拍我,让我快去收拾上班,下午回家后,她要做一道鸡丝凉面给我解暑。

还未下班,母亲已经在欢乐一家人的微信群里直播了。切成丝的黄瓜、带着水珠儿的豆芽、剁成酱的西红柿、脆生生的豆角……一碟碟干净整齐地排成一列。已经煮熟又过了一遍凉水的棍棍面晾在案上,一根根白糯剔透。母亲一边在群里叮嘱我下班路上小心,一边告诉大家,她要开始炒西红柿酱和韭菜豆腐浇头了。

我到家时,母亲已经把豆腐切成了丁儿,过油炸过一遍,然后和韭菜一起炒了出来,颤巍巍的满满一碗浇头,散发出诱人的香气;而被炒过的那一大碗红艳艳的西红柿酱,也正发出一股快把我甜蜜吃掉的气息。

我进厨房问要不要搭把手,母亲一边煮鸡肉,一边说着不用、不用,几缕白发从她额前垂了下来,她丝毫没有察觉,依旧全神贯注地给鸡肉里加着盐。这样煮出来的鸡肉,味道会特别鲜,不像你啊,一点都不会做饭,总是把鸡肉煮成一把干柴。

鸡肉煮好刚盛出来,我赶紧偷吃了一口,又鲜又嫩。母亲一边打落我偷吃的手,催我快去洗澡,一边喊父亲,让他赶紧过来帮忙把鸡肉撕成细丝。正在房里看报的父亲立刻一路小跑了过来。

我洗完澡出来,母亲说凉面已经差不多可以吃了。她进了厨房,拿下一个大瓷碗,用筷子挑了一大缕凉面条放进碗里,然后依次加上准备好的黄瓜丝、豆芽、豆角和鸡丝,淋上韭菜豆腐浇头和西红柿酱,舀一小勺淋过芝麻的油泼辣子后递给我,那香味真是令人垂涎欲滴。我要把第一碗给父亲,母亲假装生气:你上一天班最辛苦,还不想着我的好,第一碗不给我还要给你爸!

西红柿的酸甜软糯,面条的筋道,新鲜时蔬的爽口,鸡肉的鲜嫩,韭菜豆腐浇头的浓香……融合在这样一碗饭里。这天下午,一反常态地,我和父亲都狼吞虎咽地吃了满满一大碗。见到我俩这么饕餮,母亲一遍遍提醒我们慢点吃,凉面管饱,但已经没人听她的了,我们都埋头在爽口的美味里不能自拔。

吃完饭,母亲又去厨房里忙活着洗碗了,她喊父亲去帮忙。我抢先一步要过去,被老两口同时拒绝,让上了一天班的我快去休息。看着他俩的背影,体会着父母对自己的疼爱,想到他们在身边时,我干什么事情都是随着自己的个性,反正是有人疼着、爱着,而当我一个人漂泊在外时,事事都要小心。父母的心在儿女身上,儿女的心又在哪里呢?

母亲已经五十多岁了,虽然我和她整天斗嘴,但她却身体力行地让我感受到亲情的温暖。而我何时才能够像母亲那样,给她和父亲做几顿凉面条呢?我相信,母亲也会像现在的我一样,吃起面来一定觉得很香很香。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