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故乡书

故乡,请允许给你一封信。当初,年少的我,意气风发,踌躇满志,誓言要与你划清界线,与赤脚、泥腿、牛粪划清界线。最终我如愿以偿,成为城市里的光鲜哥,每天身穿西装皮鞋,霓虹灯下也有过缠绵,高楼大厦也有我一间。

故乡,不知怎么,每个乳燕呢喃的春日,每个月色如银的夜晚,每个秋叶凋零的日子……一不经意,你就浮上我的心头,炊烟袅袅、烟迷蒙的样子,撑着一把油漆的花伞,踩着漫天的油菜花,伴着悠扬的牧笛,笑容可掬地向我走来,身后是股淡淡的紫云英清香。你的花伞下坐着我的童年,我赤着脚,赶着牛,把少年的梦想驰骋于辽阔的蓝天。蓝天下,有父亲挑着担子汗津津、黑黝黝的身子,母亲的花格子头巾若隐若现,我那土生土长的小村庄,张着熟悉的笑脸。

故乡,不知怎么,这些年我的梦里都是你。梦里你总是牵着我的手,带我上邻居爷爷家听故事,故事里有孙悟空,有八戒,还有悲情的嫦娥,不知不觉,你就把我牵到月亮上,看那桂宫华殿和嫦娥倾城倾国的容颜;梦里你总是牵着我的手,随着父亲闪闪烁烁的烟斗飘出的心思,飞到田野间,看那棵稻熟了,那个瓜熟了;梦里你总是牵着我的手,来到夜晚的小溪边,蛙声伴着棒槌声连成一片,那是母亲和阿姨们把一天最后的辛劳锤打;梦里你总是牵着我的手,来到沙沙的稻田边,赶早的人们用镰刀敲开了一个睡意惺忪的早晨,也惊醒了我的梦。

故乡,这些年我也有过伤心事。我就像这钢筋水泥的城市,外面坚硬内心脆弱。有人的时候,总是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把伤心的眼泪独自吞下;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喜欢把一颗受伤的心放在你的怀抱里,让你的阳光温暖,让你的大山怀抱,让你——母亲的双手抚摸。

故乡,我以为我能离开你,其实你每时每刻都在我的心底,深深地锲在我的骨髓里,深深地烙在我的血脉里,永远也不能分离!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